WEB · 2023年6月24日 3

仙台同学的价值就只是五千元

第一话

 

也没什么非仙台同学不可的理由。市尾同学也可以,后藤同学也行。就算是完全不认识的某人也没关系。

 

即便如此,我还是因为命运选择了仙台同学。……要是能这么说就好了,实际上只是单纯的偶然。将几个偶然叠加起来,再加上我的一时兴起,现在,仙台同学就在我的房间里。

 

每周一次,三小时。

我付给她五千元。

就是这样的契约。

 

不对,好像也没定的那么死。

 

有时是两小时五千,也有三个半小时五千的时候。虽说是一周一次,但偶尔也会有一周两次的情况。时间和次数可以变动。但是,五千元这个金额却不会改变。总而言之,先不说时间和次数,我现在正以一次五千元的价格买下仙台同学放学后的时间。

这是不争的事实。

 

「宫城,帮我拿这个的下一卷」

 

躺在我床上的仙台同学仿佛理所当然的说着,还拍了拍我的肩膀。

背靠着床的我转过头去,才发现拿来拍我的是她刚看完的漫画。

 

在十二月份这种人都感觉要被冻傻的天气,为了御寒我在房间里开了暖风机,但对她来说似乎有点太热了。只穿着一件衬衫,领带也没好好系着,穿着比学校规定更短的裙子懒散的躺在床上。甚至让人觉得,只要稍微歪一下头就能看见裙子内部。

 

要是看到在学校一直保持着清纯形象的仙台同学现在的样子,班上的同学应该都会感到幻灭吧。

 

「你自己去拿」

 

我看着一脸若无其事占领着我床的仙台同学,一边把印着三卷的漫画推了回去。

 

上偏下。

要是把淡妆卸下来,估计也会有中上程度,仙台同学就是长着一张那么漂亮的脸。而且脑子也很好使,成绩大概在上游中段。

 

自然,也是挺受欢迎的。

——似乎是这样。之所以会用这么暧昧的说法,是因为毕竟我没见过她受欢迎的现场。

 

她就是所谓的现充,在校园阶级里也属于上层。但是,在上层里又算是偏下的。即便如此,在班级里也很显眼,受欢迎也不奇怪。

 

「小气,帮我拿下有什么关系嘛」

 

仙台同学的手突然伸了过来,并且把三卷放在了我的腿上。

 

「我说,你这是把我当什么了?」

「离书架最近的人」

「你自己去拿」

 

我冷淡的说着,把三卷放在了枕头上面。

如果是在学校,位于校园阶级底层,应该说连二线吊车尾都算不上的我是不可能用这种语气对仙台同学说话的。

 

因为在这个房间。

我花了五千元,买下了仙台同学才能做到。

 

只是,我不太清楚她老老实实被我买下的理由。仙台同学的话,只要有那个意思,别说是五千元,大概一两万都能简单入手。

 

女子高中生的标签再加上她的姿容,应该会有不少人愿意出这个价钱。

 

所以,头脑和外貌都不出众的我能得到对仙台同学做任何事的权利这件事,大概是相当稀有的,这段时间大概也相当宝贵。

 

「啊啊—只能自己去拿了」

 

仙台同学嫌麻烦似的边说着,边从床上下来。然后坐在了书架前,念叨着「第四卷在哪呢」开始找书了。

 

披在身后的长发被绑成了half up,两边侧面的头发也编起来绑在了一起。发色与其说是黑色,更接近茶色,当然,这是违反校规的,但老师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也许是因为通过整洁的服装和发型来打造形象的战略比较有效果,就算违反校规也不会被老师提醒注意。成绩也是不错的那一类,所以也可能是故意不指出来的。

 

允许差别对待的世间还真是不讲理啊。

 

啪的一声,我躺在了床上。

也不是想像仙台同学一样,但还是稍微有点羡慕她。

今天,我因为搞错了作业的范围而惹老师生气了。如果搞错的是仙台同学的话,也许就不会生气了吧。

 

「等下啊宫城,这不是没有第四卷吗。没买的话刚刚就直接说没有嘛」

 

高中生活过的比一般人更轻松的仙台同学,正不高兴的看着我。

 

「有啊」

「没有」

「骗人,有的吧」

「就说没有啦」

 

肯定的话语让我回忆起来。

还记得第四卷的发售日。

但是不记得到底买了没有。

 

「第四卷我记得是上周发售的应该买了啊。啊—,可能是忘了」

 

仿佛自言自语,默默决定明天就去买。

 

一贴近被子就闻到了一股不属于我的好闻的味道,让我有点火大。

 

「你会关注发售日啊?」

「会啊」

「好像个阿宅」

「你好烦啊」

 

我抬起头来,看着仙台同学。

仙台同学的说法并没有很强烈。能用玩笑一带而过,但我却越发烦躁了。

 

窗外的天已经开始黑了,附近公寓的灯也渐渐亮起来了。

 

快到晚上了。

我拉上窗帘,坐在了床上。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

我的心情也和天空一样阴郁。

 

「仙台同学。到这边来,坐下」

 

我叫了下待在书架前的仙台同学。

 

「到命令的时间了?」

「对」

 

我翘起二郎腿,看着仙台同学。

制服的裙子比起仙台同学的要更长一些,但也比学校规定的稍短一点。虽说不能像她一样清楚的看到腿部,但那也没办法。

 

「那么,要我做什么?」

 

仙台同学坐在我的面前问道。

我把刚翘起来的腿又放了下来,静静的说。

 

「帮我脱下来」

 

我把右脚放在仙台同学的腿上,用手指着藏青色的短袜。

 

「好的好的」

「好的,只需要说一次」

「好的好的」

 

似乎是不打算听我的话,她又故意重复了一次从「好的」才开始脱袜子。然后问,「左边也要?」

 

「那边就算了。我要你,舔脱下来的这边」

 

用右脚戳了戳她的小腹,仙台同学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舔脚?」

「对」

 

虽然从夏天开始就一直在付给仙台同学五千元,但还是第一次下这种命令。平时都是,给我读书,帮我写作业之类的,怎样都无所谓的事。

 

只要付五千元,仙台同学就会听我的话。

 

这才是重点,内容并不重要。所以,我也不会下“无论如何”的命令。但是,今天我不想下无所谓的命令。

 

我想做些她会拒绝的事。

只是,我没想到已经习惯于无聊命令的她真的会接受。

 

「……我知道了」

 

虽然不是立即回答,但出乎意料的是仙台同学接受了这个命令。虽然声音里没带着任何感情,但她还是将手放在我的脚踝和脚后跟上。

 

仙台同学正盯着我的脚。

我不禁颤抖了一下。

我的脚被轻轻抬起,脚背感受到了温暖的呼气。

 

然后是,柔软的触感。

 

像是仙台同学舌头一样的东西贴在了我的脚背。

 

事先付给她五千元。

 

那是将仙台同学拘束住的锁链,她无法反抗我。

在这个房间有这样的约定,她听我的话,履行了约定。

 

 

第二话

仙台同学的舌尖只轻轻碰到脚背一次,便立即抬起头来询问。

 

「已经可以了吧?」

 

自从和她有了五千元的关系,我就暗自决定了。

 

每当遇上讨厌的事的日子,就可以对仙台同学为所欲为。

并且今天就是这种日子,所以我还不准她停下来。

 

「不行」

 

虽然仙台同学没有任何过错,但只舔一次就结束的话也太无聊了。难得愿意听从这么荒唐的命令。其实本来也没打算做到这种程度,但既然她这么顺从,不玩的开心点岂不是太吃亏了。

 

「你打算做到什么时候?」

「到我满意为止」

「变态」

 

仙台同学皱起眉头,低声说道。

 

当然,虽然她看起来很不开心,不过这也不是为了让她开心才做的,所以无所谓。重要的是,我觉不觉得开心。

 

「毕竟听从变态的话是仙台同学的任务啊」

 

我微笑着,对坐在地板上的她说道。

暖风机还在忠实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仙台同学似乎是觉得有点热,又松了下领带。外套则随意的扔在了旁边。从松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领口,可以清楚的看见锁骨。

 

呼的一声,她微微吐了一口气。

然后,像小狗小猫一般开始舔我的脚背。

 

触碰到的舌头感觉有点湿润,带着微热,又非常柔软,让人觉得像在做些不妙的事。

 

如果是宠物在舔脚的话,我大概会觉得很可爱。但实际上,正在舔的是人类,而不是什么小狗小猫。

 

不至于说像杂志封面上的模特一样,但仙台同学也是有着漂亮的五官。即便如此,一想到自己正在被别人舔脚,就觉得触碰着肌肤的舌头稍微有点恶心了。

 

「宫城,开心吗?让我做这个」

 

仙台同学把头抬了起来。

 

「还算开心吧」

 

被舔的感觉虽然不怎么舒服,但仙台同学在舔我的脚的这个状况本身还是相当有趣的。

 

在班级中也相当显眼,并且被老师所偏爱的仙台同学正在舔我的脚。

并且愿意听从没有任何长处的我的话,像仆人一样舔我的脚。

想到这一事实,我感到有些兴奋。

 

「哼——,还算开心啊。那你会觉得舒服吗?」

 

一边说着,仙台同学将舌头从大拇指根部移到了脚踝。带着她的体温和滑溜溜触感的舌头,让我紧紧握住了手。仿佛胃也被拧住了,我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

 

「不会」

 

简短的回答之后,我捏了一撮仙台同学的刘海。轻轻扯了一下,她边说着「住手」边用力抓紧了我的脚踝。

 

稍微有点过长的指甲嵌入了我的肌肤。

我用食指戳了下仙台同学的额头。

 

「别做多余的事」

 

用强硬的语气告诉她之后,得到了一句没精打采的「好—的」。并且握住脚踝的手也松开了力道。

 

用舌头舔脚背。

仙台同学没有丝毫犹豫的,慢慢的,舔着我的脚背。

 

我不明白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从一开始,就是个看不透的人。

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去舔别人的脚,而她虽然会抱怨几句,但还是愿意舔我的脚。

 

我不认为她是为了钱。

 

但如果有其他理由的话,会是什么呢。

思考聪明人的想法本身可能就没什么意义。

 

「要是仙台同学的朋友们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呢?」

 

我向仙台同学问道。

她的朋友们,是不会和我有任何交集的那种人。仿佛在闪闪发光,每天都很开心,没有任何烦恼的享受着学校生活。

 

「比起我,你不如先担心下自己吧。看到这种状况,除了觉得宫城是个糟糕的变态也没别的了吧?」

 

仙台同学把头抬起来冷冷的说道。

要是在学校被揭发了,毫无疑问会落进最底层的低谷。现在拥有的还算普通的生活也会消失。

 

但那对仙台同学来说也是一样的。要是被人知道她舔过我这么不起眼的人的脚,恐怕也不能再保持现有的地位。

 

所以,即使是糟糕的变态也没关系。

反正,仙台同学也是糟糕的变态的同伴。

 

「放心吧。如果在学校说了就违反约定了,我不会说的」

 

最初就决定好的规则之一。

 

付五千元让仙台同学听我的话有几个规定,其中一条就是不能把放学后的事告诉任何人。

 

所以,这是任何人都不会看到的秘密游戏,我和仙台同学也都不会去揭穿的游戏。

 

「比起这个,别说话了,赶紧好好舔啊」

 

我用脚背抬起仙台同学的下巴。

 

她眯起了眼睛。

似乎想说些什么,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

自从付五千元的关系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仙台同学这样的眼神。

 

我看着反抗的她稍微有点兴奋。

虽然不打算听仙台同学的话,但姑且还是给她个发言权吧。

 

「有什么想说的话,我就稍微听一下吧」

 

我保持着用脚背抬起她下巴的姿势,看着她。

 

 

第三话

 

「暴力是违反约定的」

 

仙台同学说出了我们之间的规则。

只不过,用脚抬个下巴而已就被说是暴力还真让我意外。我所做的事在约定范围内,没道理被她挑刺。

 

「这种才算不上是暴力」

「就是暴力。我还被踢了」

 

伴随着不满的声音,我的指尖也被她弹开了。

 

「我只是放在下巴旁边而已」

 

就算真要为现在这个状况生气,我也觉得理由只是因为没礼貌。

 

「哼」

 

仙台同学发出低沉的声音,更加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脚踝。

 

她不肯接受我的说法。

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

 

我有种讨厌的预感,想强行把脚抽出来。但仙台同学别说放开了,甚至开始把嘴唇贴到脚背上开始吮吸起来。

与舌尖触碰到脚时的感触大不相同,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快住手」

 

我提高音量想要阻止做了多余命令的仙台同学,但话语没有任何意义。她将手指伸到脚心,咬了大拇指。

 

「好痛」

 

紧紧贴在脚趾上的牙齿,感觉都已经陷进肉里了。我的声音只是在房间里回响,并没有将我从疼痛之中解放出来。

 

「仙台同学,都说住手了」

 

我低下头,就看到了她头上的旋毛。

仿佛是在抗议,我抓住仙台同学的头摇了摇。

 

「这是命令。住手」

 

我用至今为止最强硬的声音告诉她之后,陷进大拇指的牙齿终于离开了。然后,似乎是为了确认咬痕而用舌头在上面摸索着。

 

脚趾被渐渐弄湿了。

与温暖的舌头相对的是我感到一阵阵发寒。

 

人的舌头果然很恶心。但是也并不讨厌,为了摆脱这种想法我扯了下她的头发。

 

「住手」

 

我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仙台同学才终于抬起头来。像是抢回来被夺走的东西,我把脚抬到了床上。

 

「脚,伸过来,我给你穿上」

 

似乎是觉得很满足,仙台同学拿着短袜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

 

这下子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下命令了。

对于现在的状况我只觉得不满。

 

「不用穿了,这边也给我脱下来」

 

说着我又把左脚放在了仙台同学的腿上,她倒是乖乖照做了。

 

「别的命令呢?」

「没了」

 

说完我站了起来。

 

「要喝什么吗?」

 

我看着桌子上已经空空如也的玻璃杯,她却很快的回了句「不用」。

 

「晚饭,要在这吃吗?」

 

回去吃。

 

我早就知道她的答案,之前也问过几次同样的问题,得到的都是相同的回答。所以,今天大概也是一样。不如说,真答应了的话反而更麻烦。

 

然而,无心的提问所得到的结果是,我第一次听到了「要吃」这句话。

 

光着脚穿上拖鞋,我带着仙台同学走向厨房。从超市的购物袋中取出泡面并烧开了水。

 

我把泡面的盖子打开,放在正坐在柜台对面的仙台同学面前,她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什么?」

「泡面,看了还不明白吗?难道说仙台同学家里有钱到从来没见过泡面?」

「如果我家有钱到连泡面都没见过的话,也不会在现在的高中而是去每天都要用贵安打招呼的学校了吧?」

 

仙台同学惊讶的说着,但我记得有听说她家挺富裕的。

 

虽然不是奢侈品之类的,但也经常能看到随身带着些有气质的东西。大概也不会在晚饭时端出泡面,而是吃亲手做的饭。

 

看上去就像被家人爱着的仙台同学。

如果不是同班同学,大概连说话机会都没有的仙台同学。

 

——有点反胃。

 

我一动不动的盯着正在烧两人份开水的电热水壶。

 

「而且,我好歹也是有吃过泡面的。啊,难道说宫城你家很穷吗?」

「如果拥有每周能给仙台同学一两次五千元都还有余的零花钱也能算穷的话,那还确实挺穷的」

 

对着想要捉弄我的仙台同学,我冷淡的说道。

虽然会在晚饭时端出泡面,但这并不代表我家没钱,不如说只看资产的话甚至能算得上富裕。

 

「……不是因为穷啊。那你晚饭就吃这个?」

「想吃便当的话,可以去买。还是说你要回家吃?我是哪边都无所谓」

 

因为母亲不在。

而且我也没有做菜的天赋。

 

晚饭是泡面的理由,就只有这两个。

 

虽然有个还算擅长料理的父亲,但却因为工作忙基本不会在孩子还醒着的时间回来。可能是因为长期把女儿放在这种环境下的罪恶感吧,总是会给我对高中生来说明显多过头的零花钱。

 

「我就吃这个」

 

仙台同学一边玩泡面盖子一边说着,电热水壶也烧开了。

 

把热水加至容器的线上。

设置三分钟倒计时。

两人一起吃泡面。

 

无论是一个人吃,还是两个人吃,泡面还是泡面,味道不会有任何改变。即便如此,还是感觉比一个人要好。

 

「我吃饱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嗯」

 

我和仙台同学没什么共同话题。

班上所属的小团体不一样,兴趣也不同。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只能埋头吃东西了,泡面这种东西更是很快就能吃完。所以我还没有感受到一起吃饭的实感,仙台同学就要回去了。

 

「第四卷,买了的话记得给我看」

 

来到房间取回外套和大衣,仙台同学看着书架说道。

 

「下次来应该就能看到了」

「那就,下周吗」

 

再也不来了。

想到今天所做的事,就算被这么说也没办法,但是她似乎还打算来我的房间。

 

仙台同学真是个怪人。

明明在学校看起来那么认真。

 

想着一些对于听我话的她来说很失礼的事,把外套和大衣递给了她。

 

「我送你」

 

像往常一样一起走出门乘电梯到一楼,走到公寓门口。

 

「那么,再见」

 

仙台同学边走着边向我挥手。

 

「拜拜」

 

我向着渐渐远去的身影说道。

 

明年,升上高三班级也会改变,那时候仙台同学还会愿意被我用五千元买下来吗。

 

我一边想着这些事,乘上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