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 2024年6月10日 0

寒假的宫城心情也很差

第一百话

 

毕业之后也想继续和宫城见面。

 

感觉,好像没必要把这句话给说出来的。

 

不知道宫城对此会有什么想法,而且在那种情况下也很难继续学习我就想着早点回去,然而到现在都没回去。

 

不仅如此,宫城还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让我住了下来。

 

家里就我一个人,你就直接住下来吧。

 

要说被她赶回去的次数倒是不少,但我没想到宫城会说出那种话来让我留下。即便是现在,也感觉她可能下一秒就会说出骗你的,毫无真实感。

 

我猜到她今天叫我过来是因为有事想和我说,也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可能是等不到毕业典礼结束就想解除这份关系了。

来之前我的脑子里只有负面的预想,导致我现在都无法理清状况。

 

「仙台同学,冰箱」

「啊,抱歉」

 

正发呆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我便关上敞开着的冰箱。

 

在学习之前先吃饭吧。

 

我们并没有特意去提这事,只是自然变成了这样。

 

要是人身体上有开关,按一下就能进入学习模式就好了。然而,现实是我们无法马上转换心情,于是现在来到了厨房。

 

到这为止都还算可以,但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宫城家的冰箱。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空旷啊」

「有胡萝卜」

 

听宫城说完我便打开蔬果收纳柜,只见一根胡萝卜孤零零的滚了几下。

 

「就这些菜吗?」

「还有这个」

 

我拿起胡萝卜转过身去,一个装着土豆的袋子便塞了过来。并且,还递给了我做炖菜用的白汁,于是便得到了晚饭的菜单。

 

「……缺少蛋白质啊」

 

也不知道是因为宫城想吃炖菜才准备的,还是碰巧家里有,但光凭蔬菜还是有点不够。

 

「蛋白质是指肉?」

「对。有什么可以代替的东西吗?」

 

把胡萝卜放在烹饪台上后,我询问道。

 

虽说没有肉也能做炖菜,但缺少蛋白质的炖菜总觉得少了点味道。

 

「这个呢?」

 

我正准备拿出砧板和菜刀,便看到宫城拿了一罐牛肉过来。

 

「这不是有嘛。剩下的就交给我了,你找个地方坐着吧」

 

倒不至于说待在这只会给我添乱,但宫城在做饭方面确实没什么战斗能力。让她拿菜刀的话会让我担心她切到手,要把锅交给她的话又会怕她乱加东西。做菜的时候还得分心盯着她,不如一个人做更好。

 

而且,我不太想应对今天的沉默。

 

一旦对话中断我就会非常在意宫城的一举一动。感觉离她远点才能冷静下来好好做饭。

 

我知道自己想避免沉默的理由。

 

今天不仅是说了想说的事,还住了下来,也许是这个原因,待在宫城身旁就会让我感觉心底有点乱糟糟的。忍不住会去思考宫城在想些什么,她又是怎么想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些念头。

 

大概,宫城也和我差不多。

看起来有点不安,又想要给对话开个口子。

 

所以,只是一小会也好,我想先和她拉开一下物理上的距离。等到炖菜做好的时候,我们应该就能比现在更接近平时的模样了。然而,宫城却不肯从厨房出去。

 

「不用给我帮忙,去对面待着吧」

 

我一边洗土豆一边看向客厅,用视线示意她应该去那里。但是,宫城却过来夺走了我刚洗好的土豆。

 

「……我来帮你」

 

传来了一个不愉快的声音。

 

为什么。

 

宫城肯定也清楚,现在比起待在我身边还是拉开点距离比较好。然而她却少见的主动提出要帮忙,我不明白是出于什么理由。

 

「说要给我帮忙,你打算做什么?」

「给土豆和胡萝卜削皮」

 

说完宫城就拿起菜刀,开始了和土豆的战斗。

我不由得,盯着她的手。

 

「……干嘛?」

 

宫城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更加不愉快了。

 

「没事」

 

我只是没想到切卷心菜都会切到手的人,会这么积极的来帮忙做菜。

 

咽下差点就说出来的话,准备好锅。然后看向身旁,身体随着皮被一起削去不少的土豆正并排放着。

 

「削好之后,让我来切吧?」

「不用。我来」

「真的可以吗?」

「仙台同学,烦人。不要跟我搭话,会分心的」

 

居然要把土豆和胡萝卜交给要这么集中才能好好切菜的人吗,有点不安。然而,想从现在的宫城手里拿回菜刀似乎也很困难,我只能在一旁照看着她用那危险的手法切菜。

 

咚,咚的声音在回响着,同时砧板上也出现了被切的相当不一致的蔬菜。我把宫城切好的菜放进已经热好油的锅里,开始炒菜。把罐装牛肉也放进去炒过之后再加水,然后准备开炖,剩下能做的也就是去掉浮沫了,沉默便见机悄然钻了出来。

 

宫城似乎有点困扰的叫了我一句「仙台同学」。

 

「我去那边坐着了」

「嗯」

 

被留在厨房的我,一边看着缺少了洋葱的炖锅,一边撇去浮沫。

 

今天,宫城没有明确的告诉我她的志愿大学是哪里。

但是,我确信了从宇都宫那听来的话是真的。

 

然而还是搞不清现状,要结束这份关系的日子也早就决定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宫城的想法会那么顽固,感觉不论自己说什么都无法改变现有的状况。

 

但是,我知道了宫城和我待在一起也会觉得很开心。并且,大概,一定,也有一些毕业之后还想和我见面的想法。

 

现在也只能先止步于此了。

 

撇完浮沫之后关掉火,加入白汁。

啪嗒一声落下的白色块状物很快就融化了,把锅染成了一片白色。

 

正咕嘟咕嘟炖着时,宫城从客厅传来一句「做好了?」。

 

「马上就好了。准备下盘子吧」

「我知道了」

 

说完,宫城就拿来了两个已经盛好饭的咖喱盘。

 

「饭就先不用了,去拿下装炖菜的盘子」

「拿来了啊」

「在哪?」

「在这」

 

宫城把盛好了饭的咖喱盘放在了烹饪台上。

 

「……今天,做的是炖菜啊」

「我知道,所以才拿了那个盘子」

 

我看着咖喱盘。

能从盛饭的盘子里得出的答案只有一个。

 

「宫城你会把炖菜浇在饭上吗?」

「诶?仙台同学你不会那么做吗?」

「不会浇的吧,一般」

「会浇的吧,一般」

 

意见不合。

更别说,宫城还满脸都写着是我搞错了的表情看着我。

 

「会浇上去的是咖喱。炖菜是不浇的」

「炖菜和咖喱不是差不多吗。而且,浇上去就可以少洗个盘子了」

「我觉得重点不在那里」

「反正吃进肚子都一样」

 

宫城嫌麻烦似的说着,强行把两个咖喱盘放在了柜台上。当然,上面已经浇上了炖菜。

 

「我开动了」

 

宫城像吃咖喱一样吃着炖菜。

 

「……我开动了」

 

我也用勺子舀了一口混合着炖菜的米饭,送进嘴里。虽说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吃炖菜,但实际吃下去才发现好像也没那么让人在意。配合下宫城的口味似乎也不错。

 

也不是一定要把炖菜和米饭分开来吃,毕竟这是在宫城的家,对于要听从她的意见我也没有异议。而且,说到底这种事根本无所谓,今天还是挑这种无所谓的话题来聊会比较轻松。

 

然而,无所谓的话题向来是无法持续性聊下去的。

 

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只剩下勺子碰到盘子时发出的声音。

果然今天的沉默会让人喘不过气啊。

 

「宫城你在大晦日也是一个人吗?」(大晦日:阳历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

 

无法找到适合掩埋沉默的话题,便挑了个无关紧要的事说出口。

 

「那天父母会在家」

「这样啊」

「仙台同学,你要在正月的时候去新年参拜吧」

 

宫城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并吃了一口炖菜。

 

「对。宫城你也要一起去吗?」

「怎么可能去啊。你要和茨木同学一起的吧」

「不和她一起的话,你就会去了?」

「……不去」

 

宫城用冷淡的声音否定了我的话语。

 

我不讨厌她的这种态度。

每当看着她因为一些小玩笑变得不高兴时,我就会越想捉弄她。不过要是得寸进尺真去做了那种事的话,只会让她心情变得更差自己也会感到后悔,所以我不会去做,但我觉得她那样子很可爱。

 

但要是避开这个话题就没别的可以聊了。无论是寒假的预定还是考试,都是很快就会结束的话题。这么一来,我就不禁想去触及明知不能去触及的那个话题。

 

「话说回来,你至今从没提过让我住下吧。……今天是为什么?」

 

宫城的话语就是单纯的字面意思,我知道那里没有什么深意。

 

估计就是想要和别人一起吃饭,年末一个人待在家里有点寂寞之类的。宫城不可能是出于某种期待才让我住下来的。

 

即便如此,我也做不到完全不去思考那个可能性。

 

再这样就会忍不住对宫城抱有期待了,所以我希望她能给出不同的回答。

 

「……不是说了让你教我学习嘛」

「那个已经知道了」

「那就,别问了啊」

 

宫城冷冷的说道。

 

那个寒假来教她学习的约定。

 

在今天,它只是一个叫我过来的借口。所以,就算说是为了教她学习我也没法接受,然而宫城却不肯将其他理由告诉我。

 

「仙台同学,把盘子洗了」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吃完了炖菜,宫城站了起来。

 

「好啊」

 

我目送着迅速走出客厅并回到房间的宫城,然后继续吃炖菜。当我把盘子洗完并回到房间之后,却发现她不在那。

 

不禁松了口气,正当我想轻轻吐口气的时候,门开了。

 

「洗澡,你先去吧。衣服,穿我的运动衫可以吧?」

 

宫城打开衣柜并向我询问道,我便支支吾吾的回了句「诶,啊,嗯」。

 

「那这个,给你。衣服和毛巾」

 

绀色的运动衫和白色毛巾被递了过来。

 

「原来洗澡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啊」

「在吃饭前弄好的。吹风机之类的,那边都有」

 

虽然她没有推着我,但她的说法就像是想把我赶出去一样,我走向浴室。

在洗衣机的前面有一个篮子,我把运动衫放了进去。

 

这样啊。

说的也是。

毕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当然会变成这样。

 

在被雨淋湿并来到这个家的那天,我借了宫城的衣服。

上体育课忘记带体操服的时候,也会向其他班的朋友借。所以穿别人的衣服,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偏偏今天很在意。

明明不能去在意的。

 

我知道会去想这种事的自己很奇怪。

 

啪的拍了下脸颊,解下挂坠。

把它放在运动衫上,然后脱掉衣服。

 

有点在意身后便回头看了一眼,只能看见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明明倒映在上面的我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却有点无法直视。我移开视线,便看到了放在洗脸台上的吹风机和梳子。

 

当然,在这里的东西全都是宫城家的东西,不是我的。

 

紧紧闭上眼睛,然后睁开。

 

我在轻轻的吐了口气之后,打开了浴室的门。

 

 

第一百零一话

 

说什么洗澡能放松身心,全是骗人的。

 

冷静不下来,还有点紧张。

热水像混凝土一样牢牢的固定住了我的身体,完全舒展不了。

 

我知道原因出在哪里。

 

因为这是宫城家的浴室,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虽说平时这里就除了宫城以外没别人,但今天状况不一样。

 

我两手按摩着太阳穴,吐了口气。

 

「接下来只要学习就行了,没问题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没问题,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离开浴缸。

 

一起吃饭,洗澡然后睡觉。

 

我和宫城虽然不是朋友,但这些都是住在朋友家时就会自然发生的事。没必要去在意。

 

这种时候,就该赶紧把该做的事做完。

 

在洗好头发和身体之后,我走出了浴室。

 

擦干身子,穿上借来的运动衫。

戴上挂坠之后看向镜子,穿着宫城衣服的我倒映在了上面。尺寸看起来刚刚好。没有很紧,也没有很宽松。

 

然而,我却不觉得合适。

 

身体与衣服完全没有贴合感。明明只是块布,我却感觉穿上去之后仿佛宫城就在身旁。

 

「只是件运动衫而已」

 

太蠢了。

会被在意的东西耍的团团转也是没办法的。

 

我拿起放在洗脸台上的吹风机并打开开关。开始吹头发,我很快发觉洗发水和宫城是同一个味道便停下了手。吵闹的暖风,无意义的持续吹在我的头发上。

 

「到底在干嘛啊,真是」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即便是微小的东西,只要不断叠加起来也会变得巨大。

被平时根本不会去在意的那些属于宫城的东西所缠绕,思考也渐渐被其占据。

 

不禁又想要叹气,我便咽了回去。

 

让停下的手重新活动起来,也不知道头发吹干了没有就直接回到了房间。

 

「我回来了」

 

对正在看书的宫城打了句招呼,却没有得到「欢迎回来」。她默默起身,打开衣柜。

 

「冰箱里的麦茶,你可以随便喝」

 

也不看我一眼。说完,就拿着替换的衣服丢下句「我去洗澡了」离开了房间。

 

被留下的我就照宫城说的,去厨房把麦茶拿过来喝掉了一半左右。然后,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走到了书架前。

 

在那里,有一只我送给她的黑猫。

 

虽然我不太了解宫城,但毫无疑问这些排列着的书都是她喜欢的东西。而和那些喜欢的东西放在一起的黑猫,看起来也似乎是被她所重视的。

 

我拿起玩偶,抚摸了一下它的脑袋。

 

「太好了呢」

 

虽说黑猫并不是活物,但比起被草率的对待肯定是被重视更好。

 

吻了一下黑猫的鼻尖,把它放回原来的地方。

 

话说回来,没什么事可以做啊。

现在没有看书的心情,也不是很想看电视。

 

清空了装着麦茶的玻璃杯。准备像个好学生一样把空闲时间用来学习,将参考书和笔记摆在桌子上。比起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转圈,这样做应该更能有意义的度过时间。

 

解开参考书上的问题时,感觉比洗澡的时候更加能让人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宫城也回来了,便直接开始了学习会。

 

「没化妆啊」

 

宫城瞟了我一眼,喃喃说道。

 

「毕竟洗过澡了」

 

学习结束之后就是睡觉了,没必要特地化妆,更何况宫城来探望我的那次就已经被她见过素颜了。即便如此,我还是有点在意宫城看着现在的我有什么想法。然而,她并没有继续回应我,所以我也无法得知她的想法。

 

我们之间只剩下沉默,翻页声与笔划过纸张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响亮。

 

完全称不上是对话。

 

只有在宫城提问的时候,才会稍微动下嘴。

 

虽说是很安静,但那不代表精神很集中。无法断言自己完全不在意身旁,宫城看起来也有点心不在焉。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在继续学习,持续了大概两小时。

 

宫城唐突的说了句「睡觉」。

 

考虑到马上就要考试了,不禁觉得学习时间有点短,但在这种没法专心的状态下继续学下去也没什么效率。不够的就等之后再补上吧,我便也把参考书和笔记收了起来。

 

「仙台同学,跟我过来」

 

虽说没有成对,但穿着与我身上这件很相似的运动衫的宫城起身说道。

 

「跟你过去是没问题,要干嘛?」

「去其他房间拿给客人用的被褥」

 

宫城说出口我才注意到。

虽说是废话,这个房间只有一张床。

 

「……给我用的被褥?」

「对。来帮我搬一下」

「我知道了」

 

嘛,这也是自然。

 

在朋友家住宿的时候,也基本都会从某处拿出被褥来。这么一想,会拿出给客人用的被褥也不算太稀奇,宫城也不可能会说让我和她睡同一张床。

 

我跟在她身后走出房间。

 

在客厅里面,宫城打开了一扇隔扇进入了和室。之间从未进去过也没见过的和室里面有一个壁橱,宫城从那里把被褥拿了出来。我们便把它搬回房间铺在了地板上。

 

「我要关灯了」

 

把手机放在枕边,接着便听见了一个冷淡的声音,在我回复之前房间就暗了下来。

 

「晚安」

 

在连常夜灯都被关掉的黑暗之中,我对宫城说道。

 

「……晚安」

 

得到了一个小声的回复,声音便消失了。

 

静悄悄的房间,让人感觉根本不像是那个自己来了无数次的宫城的房间,待着很不舒服。即便是躺着也感觉背上似乎沾着什么东西。穿在身上的这件运动衫是宫城的东西,这大概也是我冷静不下来的原因之一。

 

紧紧闭上眼睛。

融入黑暗,与违和感相互混合。

 

——虽说早就猜到会这样了,果然还是睡不着。

 

闭眼,睁眼。

改变下身体的朝向。

 

做了很多尝试,但睡魔就是不来。要是用数羊法的话,感觉能数个一万只左右。自己应该不是那种换了枕头就会睡不着的人,但我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一整晚都会无法入睡。

 

把手机拿进被窝看了眼时间,离最后一次看它的时候只过去了十分钟,我便起身。

 

「醒着吗?」

 

向着也许跟我一样睡不着的宫城搭了下话,却没有得到回复。

 

「宫城,你还醒着吧」

 

要真睡着也太狡猾了。

 

我带着这种想法稍微提高了一下音量。然而,还是没有回复,我的眼睛依旧没有习惯黑暗,但还是靠近了床对她说道。

 

「要是在装睡的话就赶紧起来啊」

 

我想着这总该起来了吧,宫城却没有反应。

 

我默默的将手向宫城伸过去。

 

接着便触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她的脸颊。

 

随着轮廓触碰着与黑暗同化了的头发,非常清爽摸起来很舒服。试着扯了下像是刘海的地方,宫城还是一动不动。

 

「……志绪理」

 

将嘴唇凑近耳边小声说道,到刚才为止都没有任何动作的身体便从我的身旁离开了。

 

「别叫我的名字啊」

 

不愉快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回响。

 

「这不是醒着嘛」

「我只是被仙台同学给吵醒了」

 

说完,宫城便嘎吱嘎吱的起身打开了常夜灯。

 

「我睡不着,来陪我聊天吧」

 

倒不是有什么想说的,但总比数羊要好。我也不管她有没有回复,直接坐在了床上。

 

「不陪。这里是我的领地,不许坐」

 

宫城相当用力的推着我的肩膀。

 

「什么领地啊,又不是小学生」

「你别管赶紧下去。回自己的领地去啊」

「就算你那么说,哪里是我的领地啊」

「那」

 

宫城说着就指向了铺在地板上的被褥,我便老老实实的起身。

 

「好的好的。我回领地去了」

 

走了一步,两步然后钻进被子里。

 

我和宫城不同。

 

想要接吻,想要触碰对方的基本都是我。即便是现在我也想和宫城接吻,想要更多的触碰她。虽说我不认为宫城会完全没有那种想法,但她的表现看起来跟我有很大区别。即使有那种想法,肯定也只有我的一半,不对,肯定比一半还少。

 

「我睡了。晚安」

 

就算醒着也只会因为这份无法解消的感情徒增烦恼,我闭上眼睛。

 

「你刚才,不还说睡不着嘛」

 

宫城对我说道,我便转了个身面向床。

 

「是说了,但我现在要睡了」

「突然怎么了」

 

本该拒绝了陪我聊天的宫城,却又在阻止我入睡。不说话说不定就能睡着了,然而她又主动找了上来,让原本就很遥远的睡魔更加远去了。

 

「我只是不想辜负宫城的信任」

 

我闭着眼睛回答道,她很快就回了句「什么嘛」。

 

「你是相信我不会做奇怪的事才让我住下来的吧」

「是那样没错」

「所以说,晚安」

 

我不是很想睡觉,但还是强行结束了对话。即便宫城叫我「仙台同学」也不理她,转身背向了床,接着就从背后穿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感觉到被子的一角沉了下去,便睁开眼睛起身。当视线转到床上的时候,我看到了宫城。

 

「这里,可是我的领地啊」

 

把我赶回了自己领地的宫城,不知为何坐在了我被子的一角上。

 

「这个房间都是我的领土,所以这里也是我的」

 

被本该属于非法入侵的宫城夺走了被褥的所有权,还把被子抢了过去。房间里很暖和,所以没被子也没关系,但我可不打算老老实实的把领地给割让出去。

 

「那种说法,太狡猾了。说到底,你刚才不是根本没提这回事嘛」

「都让你住下来了,狡猾一点有什么关系」

 

说完,宫城便从被子的一端来到了我的身旁。然后,触碰到了我的脖颈。

 

 

第一百零二话

 

我有过去触碰宫城的念头。

但是,我没想到宫城会来触碰我。

 

所以,我才会被紧紧贴着脖子的手吓到,变得有点僵硬。

 

「都怪仙台同学把我吵醒了」

 

像是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一般说道,宫城的手爬上了我的脖子。手指很快的滑了下去,到达运动衫的领口。然而,她却犹豫着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前进。

 

我抓住宫城的手腕。

但在我把她扒下来之前,被她用指尖用力的抵住了。

 

「仙台同学,放开我」

 

宫城以与放学后在这个房间下命令时相同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把目的说出来,但她毫无疑问是想确认挂坠有没有被我戴在身上。

 

「放开之后,你要做什么?」

 

我和宫城约好了,要在她想看挂坠的时候就给她看。即便是没有五千元作为媒介的今天,只要宫城提出来我也照做。

 

「没必要告诉你」

 

宫城不客气的回答道。

 

「那我,偏不放开」

 

对于要遵守那个给她看的约定,我没有异议,但我今天不想被她擅自触碰。

 

「……把手,放开啊」

 

听起来有点像是在恳求,我不由得收了点手上的力气。

 

宫城她,不会来求我。

但刚才的声音,已经可以说是在请求我了。

 

「算了,行吧」

 

现在是寒假,我没必要听从她的命令。

不过,这也算不上是无论如何都得拒绝的事。

 

我松开了抓着的手腕,指尖便从领口钻进去触碰到了链子。然后,她没有抚摸挂坠,但似乎也不打算继续深入,而是把挂坠扯了出来。

 

「约定,你有在好好遵守啊」

 

随着稍微变得柔和了一点的声音,指尖沿着链子触碰到了月亮形状的坠子。

 

「姑且吧」

 

简短的回了一句,坠子便被拉了过去。

 

「……明明也破坏过其他约定」

「但也有遵守的约定啊,没关系吧」

「给我全部都遵守住啊」

「我没那个自信」

 

这种时候,即便是撒谎也该说自己会全部遵守才更好吧。

 

但如果那么说了,不知道她会给我许下怎样的约定。宫城时常会做些离奇的事,或是说出来。要是她丢给我一些过分的要求,我也没自信会去遵守。光是现在就已经有好几个没能遵守的约定了,我不能对她许下那么不负责任的约定。

 

「我不喜欢,仙台同学的这种地方」

 

声音明显比刚才低了许多,手也从挂坠上离开了。

 

「我知道」

「这种回应方式我也不喜欢」

 

声音变得越来越不愉快,我反射性的抓住了宫城的手腕。

 

我和宫城的距离没有改变。

然而,我却感觉宫城在渐渐远去。

 

与平时不同的某种东西。

 

虽然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我却搞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不过,我知道自己搞砸了。

 

就算没自信,也应该对她说自己会遵守全部约定的。

即使不理解那代表着什么,只要说出来就好了。

 

「我要睡觉了」

 

说完,宫城也不管我还抓着她的手腕就想直接站起来。抓住她的手不由得用了点力,宫城便责怪我一般说了句「好痛」。

 

「再稍微待一会吧」

 

要是就这样直接睡觉的话,我感觉宫城会离我越来越远。

 

「不要」

 

与简短的话语一起,宫城想强行把我的手扒下来。

 

指甲扎进了手背,让人怀疑是不是把表皮给撕裂了。随着痛感加深我用力拉了下宫城的手腕。本来没打算那么粗暴的,但是没掌握好力度,失去平衡的宫城扶在了我的肩膀上。

 

「很危险啊」

 

把有点生气的宫城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多亏拉近了物理上的距离,我的嘴唇向她凑了过去。

 

即便是到了能互相感受到对方吐息的距离,宫城也没有动作。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将嘴唇重叠了上去。

 

明明至今都已经接吻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心脏还是有点受不了。噗通,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用力的将嘴唇贴上去,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重合的部分所传来的嘴唇轮廓与其柔软的触感。然而,很快我的肩膀就被推开,那比黑猫更柔软的嘴唇也离我远去了。

 

「仙台同学,不是说好不做奇怪的事嘛」

 

宫城小声说道,从我的怀里逃了出去。

 

「刚才都教你学习了,接吻也不算奇怪的事吧。之前就约好了,我这是在行使正当的权利」

 

接吻,是被包含在寒假前许下的那个约定之内的。

 

我本来是打算今天优先遵守“不做奇怪的事”的约定的,也没想行使接吻的权利,但宫城没有逃走。那么,再做一次应该也可以吧。

 

我将手伸过去,触碰到了待在身旁的宫城的嘴唇。

然而,在我吻她之前那只手就被抓住,并被推倒了。

 

今天地上有被褥倒是不怎么痛,但不是说只要不痛就做什么都行的。

 

「既然你现在做了这种事,那就代表我也可以做吧」

 

宫城的声音落了下来。

 

我也可以做。

 

我能猜到那是在指代什么。

但,那是宫城说过的“奇怪的事”,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这个状况时,衣服的下摆被抓住了。

 

「宫城,我还没说可以」

「那你,就现在说」

 

她的声音听起来心情差到了极点,完全不像是接下来就要做“奇怪的事”的人会发出的声音。虽说没对宫城期待过甜言蜜语之类的,但这声音太带刺了。

 

「我不说」

 

说到底,今天约好了不做那种事的。

 

我拍了下抓着衣服下摆的手,说了句「放开」。然而,那只手却伸进了衣服里抚摸着我的侧腹。

 

「等下,宫城」

「都怪仙台同学打破了约定。明明说好不做奇怪的事了」

「接吻不是早就约好了吗」

 

主张着在寒假前得到的权利,宫城却还是不肯停手。

指尖缓缓的从侧腹爬了上来。

 

「但刚才,根本不是接吻的时机吧。你在学习刚结束的时候做不就好了」

「又没指定时间段」

 

宫城的手停了下来。

然后,在微暗之中清楚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在盯着我。

 

「——果然不能信任仙台同学」

 

宫城小声说着,把运动衫卷到了胸部下面一点的位置。

 

只是肚子被看到的话,算不上什么大事。

 

照理说这么黑应该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宫城却反复看了好几次。而且,失去了护甲的肚子也让我感觉有点紧张。

 

轻轻的,宫城的手贴在了肚脐旁边。

 

传递过来的热量,正告诉我她把手心全部贴在了上面。热量的来源缓缓的移动到了肋骨下面。

 

她的手明明相当用力,动作却是漫无目的。与其说舒服倒不如说感觉有点痒。但是,还不至于要从宫城身下逃走,甚至觉得可以再扩大下接触面积。然而,她的手却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前进。

 

正因为我知道宫城的手的目的地是哪里,才更应该在现在把她的手给扒开。

 

今天,已经约好不做那种事了。

 

「宫城」

 

我没有抓住她的手而是呼唤了她的名字,从肌肤上传递过来的热量便消失了。但是,很快就有体温流入过来,聚集到了胸部下方。

 

「穿着的啊」

 

宫城自言自语般说道。

虽然被省去了主语,但我很快就明白了那是在指内衣。

 

「当然穿着,又不是在自己家」

「……可以解开吗?」

 

宫城试探着我说道,把手放在了胸部上面。然后,似乎是为了确认形状,稍微动了一下。

 

即便是隔着布料,宫城的手的感触和热量也能传达过来。

倒没有感觉很舒服,但我忍不住喘了口气。

 

指尖触碰到扣子,然后停下。

似乎是在我允许之前都不打算把它解开,身体有点僵硬。

 

我实在是没想到,说出不许做奇怪的事的本人会来做这种事。

 

宫城在等待着,等我给出一个答案。

 

我伸出手触碰到宫城的脸颊。

指尖抚摸了一下她的下颚,然后轻轻捏住耳垂。

宫城似乎是有点痒,吐了口气。

 

「仙台同学」

 

催促着回答一般,宫城呼唤道。

 

我想要被宫城触碰,同样也想要触碰宫城。

 

在我的心中,『可以』与『不可以』已经混为了一团。

 

「——宫城你要是有那个觉悟就请吧」

 

虽然现在在做奇怪的事的不是我而是宫城,但也许也会被算进我打破的约定之一。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不能继续做下去了。

 

宫城的心里应该是有个计量表,每当我打破一个约定就会使刻度增加,等到再也增加不了的那一天,宫城就会消失。但是,我无法观测到那个计量表。也不知道还能再打破几个约定,所以我只能把选项扔给宫城。

 

「觉悟?」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理性的人吧」

 

就像宫城对我做的那样,我将手从她的运动衫下摆伸进去,抚摸着她的侧腹。

 

「……什么意思?」

「你这是明知故问吧」

 

宫城没有回应。

 

「要我直说也行,但宫城你可以接受吗?」

 

我自己也觉得很狡猾,但还是向她问道。

 

手滑动着,沿着脊椎向上摸去。

宫城受到惊吓一般拿开了放在胸上的手,站起来。

 

宫城她,要比我理性的多。她会在沉溺于欲望之前就爬上岸,还会把我也救上来。

 

「已经够了」

 

坐在我身旁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服,宫城说道。

 

「我也觉得那样更好」

 

我也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要照刚才那样继续下去,说不定我就会在大半夜被赶出这个家。毕竟宫城看起来就像会做那种事的人,所以现在这样就好。

 

但是,我又还不想就这样让宫城回床上去。

便握住身旁的手。

 

「宫城」

 

我小声呼唤道,宫城便看向我。

 

将脸凑过去,嘴唇重叠。

她没有拍打我的肩膀,也没有抓我。

 

我知道了她没有在反感,便慢慢将脸移开。

 

「这个吻是我和宫城的约定之一,你现在还要说让我别做奇怪的事吗?」

 

宫城一言不发。

松开了握着的手,然后触碰到依旧露在外面的挂坠。

 

「我要再稍微行使下自己的权利了,可别生气啊」

 

姑且。

先打个预防针。

 

做完预告之后,我便再次吻了宫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