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 2023年9月1日 1

就算仙台同学注意到也没关系

第二十九话

 

我知道打开冰箱里面也没有任何东西。

站在厨房,我叹了口气。

 

只要仙台同学不买材料过来,就没法做炸鸡块。

不过,即便有菜我也不会做就是了。

 

「要吃什么呢」

 

说的好像晚饭有很多选项一样,但在这个家里能快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只有一个。

 

关上冰箱,从厨房架子拿下来两盒泡面。撕开塑料包装再打开盖子。正打算把另一个也打开的时候,才发现没有那个必要。

 

「啊啊,真是—」

 

在一时兴起的橡皮擦捉迷藏之后,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尴尬就让仙台同学回家了。她来的日子都会一起吃晚饭,这似乎也成了某种习惯,身体自顾自的就准备了两人份的泡面。

 

我把多余的一份放回架子上,再往放在台面上的泡面注入开水。然后,用手机设定了三分钟倒计时,等待晚饭完成。

 

非常宽敞但又没任何用处的厨房和客厅,总让我觉得角落里藏着什么东西,静不下来。

除了自己的房间,其他地方都仿佛是别人的家。

我回过头,看着无人使用的电视和桌子。

 

上次和父亲一起在这吃饭是什么时候来着。

 

试着回想了一下,但完全想不起来。

为难以找回的记忆叹了口气,然后手机突然发出尖锐的声音让我不由得颤抖了下身体。

 

「吓我一跳」

 

对心脏不好。

和仙台同学做的事差不多程度的对心脏不好。

 

今天,被她称呼志绪理的时候我心跳都快停止了。

会叫我志绪理的只有舞香和亚美,仙台同学至今一次都没那么叫过我。

 

所以,我被意想不到的称呼打乱了节奏。

没能立刻回头也是没办法的。

 

打开泡面盖子,把面送进嘴里。

 

「不怎么好吃啊」

 

虽说泡面本身也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但要是和别人一起吃的话也会觉得好吃。

就算,那个人是仙台同学也好。

但是,因为仙台同学做了和平时不同的事才导致我现在一个人在吃泡面。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虽说仙台同学本来就很自来熟,但现在更加得寸进尺了。不但距离感很奇怪,而且明明没下令却舔了我的手指,还突然叫我志绪理。

 

所做的一切仿佛都在向我表明可以更加靠近她一些,所以我就想去触碰她了。

其结果就是找橡皮擦。

 

奇怪。

仙台同学很奇怪。

要是她能正常一点的话,我也不用一个人吃晚饭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一点头绪都——。

 

我拿起麦茶,在桌子放上玻璃杯。

用指尖摸了下自己的脖子,感觉被麦茶冷却过的手格外的冰冷。

 

大概是,仙台同学注意到我做的事了。

 

仙台同学折了课本封面的那天,我触碰了她的脖颈。

会故意对我做些坏心眼的事,也是从那天之后开始的。

 

之前还很听话的她最近却总是在反抗,净干些多余的事。我既不想被她用名字称呼,也不想让她做命令以外的事。

 

我们之间有约定。

只要遵守约定,无论什么命令仙台同学都会遵从。

 

在约定的范围内我想下什么命令都行。想碰她就可以去碰,还可以让她改改那反抗的态度。甚至可以命令她忘记,所以,就算仙台同学注意到我做的事也没关系。

 

然而,我却觉得今天仿佛做了越线的事一般而感到尴尬。

 

吃着已经泡涨起来了的面,喝了一口麦茶。

果然一点都不好吃。

也不是什么需要仔细品尝的东西,把剩下的面全部倒进胃里之后我站了起来。

 

收拾下垃圾,然后关灯。

一片黑暗的客厅里,连自己的轮廓都看不清。

 

把被仙台同学舌头触碰过的手指放在熄灭了的灯光下。

什么都看不到,为了确认指尖在哪,我用嘴唇触碰了下。

当然没有任何味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啊,橡皮擦」

 

看着被打开的包才想起来。

仙台同学没把橡皮擦还给我。

 

「好好还我啊」

 

这样不是没法写作业了吗。

 

倒也不是想写,但我确实正打算写。但因为仙台同学的错也没法写了。早知道就让她帮我写作业了。

 

但是,仙台同学已经回家了,就算发牢骚橡皮擦也回不来。作业也不会像魔法一样自己完成。

 

让舞香帮忙看下吧。

 

我很快便放弃了,选择把作业交给明天的舞香。

 

早早就入睡了的翌日,结果,我还是到便利店买了橡皮擦才去的学校。

虽然仙台同学就在隔壁班,但她不会来还橡皮擦。即便擦肩而过,也不会提及橡皮擦。

 

毕竟早就约好不会在学校说话了,很正常。我对此没有丝毫不满。

 

至于橡皮擦,等下次叫她的时候再问就行了。反正也买了新的了,橡皮擦这种便宜东西没了也无所谓。

 

只不过,在那之后没怎么发生讨厌的事让我想叫仙台同学了。自己也早就决定好小事就忍一下了,而且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难以叫她过来。但是,离最后一次叫她已经过去一周了,必须得叫她了。

 

毕竟,突然不再联系她也很奇怪。

 

我第一次,在没有任何想做的事的情况下给仙台同学发了消息。

 

『来我家』

 

很快便有了回复,因为要上考前补习班,她在第二天才来到了我的房间。

 

 

第三十话

 

说不上很久没见。

但我还是因为制服换成了合服,而感觉仙台同学和平时不一样。所以,即便是在自己的房间,我也有点静不下来。

 

「宫城,发生什么事了吗?」

 

仙台同学一边解开衬衫扣子一边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嗯—,因为你最近都没叫我过来」

「只是有点忙」

「是吗」

 

仙台同学,没有问我在忙什么。

当然,就算问了我也不打算说。毕竟根本就不忙,问我也没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放好麦茶和苏打水之后,递给仙台同学五千元。

 

「谢谢」

 

她说完便收下钱,坐到了床上。

 

我对一如往常收下五千元的她放下心来。

除了制服外套变成针织背心以外,仙台同学没有任何改变。还是一样,解开了两颗衬衫纽扣并松了下领带。

 

「那个,你不打算脱掉吗?」

 

我隔着桌子坐在仙台同学对面,指着背心问她。接着,便听到了她玩笑般的说道。

 

「宫城总想着脱别人衣服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仙台同学,不是经常把外套脱掉吗」

「我知道。所以,今天要做什么?」

「仙台同学,太性急了」

 

今天没有多想就把仙台同学叫来了。

所以,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命令。

 

「总之先写作业」

 

不是因为想学习,单纯是没有其他能让仙台同学安静下来的办法。把作业丢给她也行,但那样我就无事可做了。

 

今天不想办法找点事做的话,感觉就会做些多余的事,让我有点害怕。

 

「那给我吧」

 

仙台同学从床上下来,坐到我的身旁。

 

「我自己做,仙台同学你随便打发下时间吧」

 

把位置移到仙台同学对面重新坐好,再把数学课本和笔记放到桌子上。

 

「宫城你要自己写作业?」

 

仙台同学夸张的摆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是啊,怎么了」

「今天不打算下令让我写作业吗?」

「不打算」

「宫城突然认真学习了」

「我之前也在认真学习」

「那,我也来写作业好了」

 

仙台同学用没什么干劲的语气说道,从包里掏出英语课本和笔记。然后,把几张卷子放在了桌子上。

接着便是笔在纸上游走的声音。

 

我的视线落在了数学课本上。

数字和αβ,再加上一些符号并列在课本上,看着都觉得头晕。似乎也有人能从数学中感受到美感,但在我看来只是无法解读的暗号。

 

话虽如此,不解决问题就无法完成作业,我在脑海里寻找着公式。但是,却找不到本该学过的公式。

 

瞄了一眼仙台同学。

她正用十分好看的字迹写着英文字母。

 

笔在纸上奔走的声音非常流畅,似乎没有任何能难倒仙台同学的问题,让我有点羡慕。

 

我再次展开和数学的格斗。

手上的笔走走停停,慢吞吞的解决着问题。

 

写的比预想的慢了很多。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时间在不断前行。

一直盯着数字看感觉都有点晃眼了,我小声叹了口气,然后一支笔从对面滚了过来。我抬起头,才发现仙台同学正在看着我。

 

「写完了?」

「没写完」

 

我冷淡的说完并把笔递回去。视线重新回到课本上时,旋毛被戳了一下。

 

「好痛。仙台同学,别干扰我啊」

「我来教你吧?」

 

我自己想,不用你管。

正打算这么拒绝时,仙台同学却已经坐到了我的身旁。

 

「不用教我也没关系」

「但是我很闲啊」

 

一边说着一边探头看我的笔记,我压着她的肩膀想拉开点距离。

 

「像平时一样去看漫画不就好了」

「基本都看完了」

「我买了新的,看那个去」

 

这一周我买了两本漫画。

要打发时间的话,有那两本应该就够了。

然而,仙台同学没有去看漫画,而是抢走我的笔记指着正中间说。

 

「这里,写错了哦」

「诶?」

「这个是算错了。还有这里」

 

仙台同学拿起自己的笔。然后,明明没有拜托她,还自顾自的订正着似乎写错了的地方并开始解说。

 

她的说明很好懂。

教的连我都能迅速理解。

只不过,距离很奇怪。

 

「等下仙台同学,靠太近了」

 

明明拉开了一点距离,但现在仙台同学却在制服可以相互触碰到的地方。

 

「是吗?」

「最近,经常靠过来啊。很烦人,稍微离我远点」

 

我压着仙台同学的手腕,想把她赶到桌子的另一头。

 

「说我烦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不过分。而且贴太近了有点热」

 

才刚过五月中旬,天气就已经像夏日般炎热了。就算对方不是仙台同学,这也不是能和人贴在一起的温度。

 

「不想让我靠近的理由就这些?」

「就这些。剩下的我自己做,仙台同学你到对面去」

 

我指着书架。

顺便告诉她刚买的漫画名字,然后偷偷拿回来课本和笔记。然而,她却没有去拿漫画。不知为何,又缩短了刚拉开的距离,把课本和笔记拉到自己那边去。

 

「都说很热了」

「我倒是一点都不热」

「净会说谎。仙台同学很怕热吧」

 

冬天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暖风机的温度定的太高了,仙台同学每次都会脱掉制服外套。

 

我喜欢的温度和她喜欢的温度是不同的。

在怕冷的我都感觉有点热的房间里,仙台同学不可能不觉得热。

 

「这样就能凉快了吧」

 

仙台同学从桌子的一端拿起空调遥控器,并开启了电源。

 

「别随便打开啊」

 

我抢走遥控器并关掉电源。

 

怎么回事啊,到底。

 

仙台同学比之前更加喜欢纠缠我了。

 

「我说,宫城」

 

不能被她牵着走。

我无视她,看着课本。

拿起笔,继续解决刚才的问题。

然而,仙台同学也无视了打算继续写作业的我的意志。

 

「这里」

 

她的指尖抚摸着我的脖子。

我不由得抬起头来,手便紧紧贴在了脖子上。

 

「我碰这里的理由,你应该知道吧?」

 

仙台同学静静的说着,并继续说道。

 

「为什么在我睡着的时候,吻了这里?」

 

她的手再次抚摸了一下我的脖子。

 

「既然你注意到了,在当时问我不就好了。为什么现在要问这个?」

「先回答我的问题,再提问吧」

 

她没有生气。

然而,也不是什么温柔的语气。

 

 

第三十一话

 

我认为仙台同学有提问的权利。

并且,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我也应该回答她的问题。

 

然而,即便问我「为什么?」也不会得到任何答案。为什么自己会做那种事,我才更想知道。

 

「宫城,回答我」

 

被她催促着,我剥下贴在脖子上的手。

 

「只是用嘴碰了一下而已,算不上吻」

「我觉得一般来说,都不会想用嘴去碰这种地方吧」

「你这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就是因为不一般啊」

 

仙台同学说的很正确。

一般来说,根本不会用嘴唇去触碰正在睡觉的她的脖颈。

 

我却特地触碰了那里。

那时的记忆还完整的待在脑海里。

 

然而,我无法解释自己的行动。并不是出于某种理由去做的事,即便有理由也是藏在自己没意识到的角落。

 

我想从仙台同学的视线中逃离似的合上课本。

 

现在,只需要命令她「不许继续问下去」,就可以强制结束这段尴尬的时间。但是,那样做了的话,她肯定会时不时就提起这件事。

那样也很麻烦。

 

「反正又没做什么更进一步的事,无所谓吧。满意了?」

 

仿佛向老师辩解一般,不肯看着仙台同学并加了一句,便发现衬衫的袖子被扯住了。我不想看到仙台同学,现在却不得不看,正当我打算移开视线时,她却以相当认真的表情说道。

 

「那现在呢?想碰吗?」

 

我理解不了她为什么会想问那种事。

并且,我也不知道她是否接受了我的答案。

 

距离感依旧很奇怪的她还在我的身旁,拽着我的衬衫袖子。虽然想拉开点距离,但似乎有种不回答就不肯放开衬衫的气氛飘荡在空气中。

 

「这是在,命令我回答你吗?」

「下命令的是宫城才对吧。这只是单纯的提问」

「要是说想碰,就愿意给我碰吗?」

「你想碰哪里?」

「刚刚是谁说,提问前得先回答问题的?」

「根据宫城你的回答决定」

 

有些地方可以让我碰。

我觉得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为什么?

 

今天的仙台同学净说些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导致我没法好好思考。

 

答案。

要选哪里。

说不定,只是单纯看我反应捉弄我。

说到底,我现在想碰仙台同学吗。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事都像汽水的泡泡一般慢慢消失了。连记忆的碎片也被弹开,我想起了在床上睡着的仙台同学。

 

我在那一天,还触碰了仙台同学的嘴唇。

在触碰到脖颈之前,指尖所到达的嘴唇仿佛棉花糖一样柔软。

 

如果能触碰的话,我还想再触碰那里。

 

我把手伸向仙台同学。

我还没有回答问题,但似乎是理解了我要做什么,她没有逃。被抓住的衬衫袖子也松开了,指尖没有任何障碍的触碰到了嘴唇。

 

果然,很柔软。

 

稍微用点力压下去就被仙台同学舔了一下手指,吓得我赶紧把手收回来。

 

「命令我吧」

 

仙台同学低声说道。

然而,在什么时候,下什么命令都是该由我决定的。

不是仙台同学。

 

「宫城」

 

似乎在催促着命令,她用强烈的语气呼唤着我的名字。

 

被指使着下命令让我很生气,被仙台同学命令给她下命令也很奇怪。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我却忍不住不说出口。

 

「……闭上,眼睛」

「我知道了」

 

不对。

既然知道了命令的意义,就应该反抗我啊。然而,仙台同学闭上了眼睛。明明,不可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还是遵从了命令。

 

我触碰着她的脸颊。

有眼睛,有鼻子,有嘴。

只不过这些配置都比一般人好一些的仙台同学,虽然比不上模特或者偶像那种程度,但也是很端正的脸。可以称得上美人。

 

本来的话,仙台同学既不会来我家,也不会听我的命令。像现在这样分班之后,肯定就会忘记我,从她的记忆里完全消失。

直到在书店给她五千元之前,都没有任何接触。

 

所以,这种事是不应该发生的。

 

我无法理解仙台同学为什么会闭上眼睛。

接近之后说不定就会睁开眼睛,嘲笑我居然当真了。虽然我不认为她是那种人,但我的脑子却跟不上现在这近乎不可能的状况。

 

然而,身体却在擅自靠近仙台同学。

回过神来,嘴唇之间的距离似乎连五厘米都不到。

 

心脏好痛。

连好好吸气吐气都做不到。

大概是忘记如何呼吸了。

放在脸颊的拇指移到嘴角。

仙台同学没有动作。

 

再稍微靠近一点,我也闭上了眼睛。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去触碰她。

 

随后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接吻之后仙台同学就会再也不来这个房间了的念头,我推开她的肩膀。

 

「抱歉。今天先回去吧」

「诶?」

 

仙台同学睁开眼睛。

 

「宫城?」

 

我抓住发出惊讶声音的她的手,把她拉起来,再把包塞给她。打开门,推着她往前走。

 

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做才是对的,也不想去思考。似乎有比让她回去更好的方法,但我现在没有精力去找那个方法。而且,我也不想让仙台同学看见我的脸。

 

不要看我,直接回家吧。

 

「等下」

 

然而仙台同学似乎不打算乖乖闭上嘴回家,还打算转过身来,却被我强行从房间推到了大门。

 

「抱歉。我会再联系你的」

 

为什么,之类的,我有话要说,之类的。

仙台同学似乎说了很多,但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总之让她穿上了鞋子,再从玄关赶出去。

 

「宫城。开门啊」

 

能听见敲门的声音。

但是,我不打算打开。

打开之后,绝对会生气。

虽然平时都会送她到一楼,但今天不行。

 

「我说宫城—」

 

在门的另一边,仙台同学正在呼唤我。

 

为什么会想要接吻。

为什么没有接吻。

已经全都想不明白了,我靠在门上。

咚咚,背上传来沉重的敲门声。

 

说起来,忘记问橡皮擦了啊。

 

我现在,才想起来那种事。